李国权:如何对待天秤币创造全球数字货币的机遇

来源:巴比特 财经新闻 专栏
2019-07-05 10:59:26

  

6月18日,全球最大的网络社交平台面簿 (Facebook,也称脸书) 发布《天秤币 (Libra) 白皮书》,拟议创造全球数字货币,在国际金融市场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与此同时,以比特币为首的一系列加密数字货币,掀起了新一轮的上涨趋势。有关天秤币和加密电子货币的讨论,一时之间占据了绝大多数媒体的主要版面:颠覆论、阴谋论、主流论、危机论等等,各类解读铺天盖地,各种观点莫衷一是。

颠覆论强调的是面簿基于拥有全球27亿用户的天秤币生态圈,可能会颠覆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各国的中心化中央银行体系和全球金融治理架构都将受到巨大的冲击,面簿或许有可能成为全球央行,天秤币可能冲击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但是,面簿有能力承担这个国际责任吗?阴谋论怀疑的是在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地位日益受到质疑和挑战的时候,而亚洲国家在数字和通证经济领域又飞速发展的情况下,天秤币依靠庞大的用户群,帮助美国在崭新的数字加密经济领域重新掌握主导权。

面簿27亿用户中,美国本土不到2亿,其余大致广泛分布全球;加上目前拟议中管理天秤币的协会创始人的28个机构多为美国机构,新的协会机构成员加入需要已经加入的机构成员进行投票,美联储又公开表态不反对,显示天秤币可能将创造亲美全球数字货币。主流论认为,随着主流金融机构对加密货币和各类通证的认同与研发,尤其是越来越多的传统投资机构开始配置虚拟资产,天秤币的发布将有助于各类加密货币和通证逐渐融入主流金融体系,并且成为主流支付和价值传递手段。危机论则更多地关注面簿本身,毕竟面簿之前发生有关用户数据泄露隐私受侵犯事件的阴影,再者全球化的加密数字货币将放大网络安全的顾虑,加上在未来的 “非中心化” 运行过程中,任何一个国家监管态度的变化,都可能 “牵一发而动全身”,甚至产生 “蝴蝶效应”,给整个天秤社区,甚至国际金融秩序带来危机。

仔细研读面簿《天秤币白皮书》,我们发现,其中有相当部分的内容比较模糊。当然,在目前这个阶段,白皮书也不可能将天秤的生态准确的描述给大家。作为业内人士,我们首先要关注的是,除了白皮书中公布的包括面簿本身的28家合作机构做为协会创始成员以外,其余72个协会成员会是谁呢?我们大胆假设,如果各个行业内主要机构、部分主要国家央行、甚至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那样的国际金融治理机构和其他主要非政府组织 (NGO) 也能加入天秤币的生态的话,那么天秤币将有可能真正成为一个具有一定程度的 “分布式、非中心化” 的国际金融生态。要注意,我们这里讲的是 “非中心化” 而不是 “去中心化”。截至目前为止,除了比特币以外,也并没有哪一家虚拟货币或者通证有着明确的要颠覆和替代全球金融秩序的愿景。当我们讨论第四次工业革命和 “分布式精神” 的时候,我们必须同时考虑国际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进程中的现实情况。“非中心化” 和 “去中心化” 不同,“非中心化”可以从现有的中心化全球治理架构中逐步酝酿而浮现出来,而不是颠覆式的,或者革命式的爆发出来。了解这个理念,对我们认识天秤币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影响是至关重要的。

虽然 “完全的非中心化和分布式架构” 可以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治理范式 (Paradigm) 最高理念,但是,实际情况是,那不可能一蹴而就,一步到位。但是,无论是比特币、以太币、或者是天秤币,哪一个生态能在这个发展过程中领先一步,谁能走得更快,更稳健、依法合规,不造成危机,获得政府和社会的信任,能够降低交易和信任成本,能够正真意义上做到普惠包容,这样的生态,就有可能在技术和社会发展的推动下,逐渐从现有的 “中心化全球治理架构” 中浮现和发展出来,在未来一个很长的阶段,它只会是现有系统的有效的补充,同时发挥积极的作用。

根据以上的理念,並以积极正面的心态对待,我们倒觉得天秤币为全球带来了可能取代主权货币如美元充当国际货币来用的一个难得的机遇。之前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在超主权货币研究上,就有人对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 (SDR),使其能够成为超主权世界货币进行研究或探索,以添补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存在内在缺陷,但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在难以得到既得利益者如美国英国等大国支持的情况下,目前基本上没有取得实际性进展。现在有了这样一个具有广大用户群作为基础,以协会形式来共同管理(而不是单一央行操控)的全球货币方案,我们不妨设定最理想的目标——一个由全球多国央行、国际金融治理组织、经济组织、企业机构、非政府组织甚至学术界等多方共同搭建超主权、真正的 “分布式、非单一中心化” 的国际货币,为全球经济,国际间的贸易与投资提供公平与稳定的支付与价值传递服务。

当然在朝这个最理想的目标努力时,我们不存任何幻想,经过来回反复现实考量与试验,尤其是大国之间利益的博弈,最终的共识结果会与最理想的目标有一定甚至相当的距离,但至少也很可能比一国央行操控的主权货币做为国际货币好得多。我们甚至认为《天秤币白皮书》里72个协会成员的空置,还有部分内容的模糊可能都是面簿的高招,借此广邀利益相关者来集思广益,共同打造天秤币,以增加它做为国际货币的合法性。

这会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路漫漫其修远兮”,对于新加坡来说,大可不必去担忧 “非中心化” 的冲击与颠覆。新加坡应该积极利用已经积累的监管创新优势,积极参与,并推动非政府组织、各国央行和主要金融机构也积极参与到这个生态中。新加坡在这个领域的监管和发展经验,对于很多国家来说,是非常有说服力的案例。正因为新加坡国土小、人口少,目前在新加坡展业的各类加密货币和通证生态,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国际化的生态,在开放创新、积极稳健的有效监管下,这些生态不但没有对新加坡的金融体系和秩序带来冲击,反而起到了促进金融业转型和发展的作用。因此,新加坡有资历可以积极参与天秤币的建设,为小国争取合理的利益。

我们还应该清楚的看到,虽然天秤币生态圈可以说是目前最具潜力的国际支付和价值传递项目,但是,我们不应该忽略和排斥其他具有特殊目标和特定使命的专业社区虚拟生态圈。未来的加密通证经济领域,很有可能涌现出以行业为基础的,覆盖全球的专业通证项目,诸如:移动通信币、电子商务平台币、物流与供应链币,甚至航运人口流动币。各种不同类型的加密货币或者通证经济形态和生态,在虚拟世界里,就好比是各行业领域的国际贸易协定。如果成为现实,这将极大地缩短和降低全球商贸领域的国际协定谈判时间和成本,极大地促进国际商贸地发展。对于全球经济来说,可以依旧保持多极多元,会更加平等、透明、民主、自律,能更好的促进国际商贸融通和发展。与此同时,任何项目和生态,必须拥有坚实的隐私保护和网络安全保障、透明稳健的分布式治理机构,并且开放开源兼容其他通证生态圈。

当前,大多数国家仍然更关注各自国内金融系统的稳定,由于各自的历史包袱和各种各样的发展政策原因,行业监管特别是对新兴加密和通证经济领域的监管,可能就过于严苛了。例如,中国由于资本项目控制的考量,还有早期就已对首次代币发行 (ICO) 下达禁令,以及不希望加密数字货币的发展对“一带一路”推动下的人民币国际化带来不确定的影响等等可能原因,而对全球数字货币的研发缺乏积极性。但就目前《天秤币白皮书》产生的巨大影响,很多国家很有可能会在短期内调整政策,以便占据先机,保护自身利益。虽然阿里支付宝和腾讯微信都拥有接近10亿用户的生态,但他们的用户高度重合,且远不及面簿用户的国际化。另一方面,中国在第三方支付、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虚拟银行、金融科技、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领域的巨大成功是现在的面簿完全不可企及的。面簿曾经推出的面簿信用、面簿支付,都没有获得成功,迄今面簿 “支付和其他服务” 占面簿的收入不足2%。可以说,如果政策调整到位,中国央行与企业等加盟天秤币,将能完善天秤币做为国际数字货币,並为中国争取合理国际数字货币话语权。当然中国也可能另起炉灶与天秤币竞争,在竞争优势方面两者各有千秋。一方面,我们觉得这将分化国际货币体系,不利于全球化经济与国际贸易投资的发展。另一方面,我们认为,从短期来看,由于技术还没有完全成熟,保持国际数字货币的多元化实验与探索,似乎又是一个现实和可取的选项。

无论如何,新加坡在金融治理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还有与阿里和腾讯等中国科技公司有着深入紧密的良好合作,都将使新加坡能为国际数字货币生态发展中做出一定的贡献。

本文首发于《南华早报》。

作者: 李国权 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金融技术和区块链教授 白士泮 国立大学客座教授(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学院院长) 闫黎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商学院高级讲师兼华文高管教育部主任


本文地址: http://www.ok35.com/news/zhuanlan/2019/9524.html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西瓜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西瓜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西瓜财经(ok35.com)
提醒: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谨防以“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

热度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