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系陨落 “吸血侠”Coinsuper浮现

来源:区块链 财经新闻 专栏
2019-10-28 22:07:00

  

有数据指向,该交易所对外宣称1亿美元交易量存疑。

 

文|JX kin

编辑|文刀

先锋集团董事长张振新已经去世一个月,该企业内部正在解决各类金融产品的兑付危机,而Coinsuper依然活着。

这位传统金融圈大佬和他的公司,曾倾注不少人、财力在这家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上,尽管在他去世后,该平台现在的负责人张军曾对外表示,自2018年7月开始,他们就“自负盈亏,自主经营”。

张振新过世后,媒体将他豪赌区块链败北也归纳进先锋系后期资金困境的原因中,不仅资产在熊市中缩水,连他信任的人也从“张老板身上赚钱”。

先锋系内部有句话流传甚广,“To B,To C ,To 张老板。”周瑜觉得,Coinsuper就是这句话的缩影。这名该交易所的前员工告诉蜂巢财经,平台早期的真实日交易额只有几万美金,但管理层向上汇报和对外公开时均称上亿美元。

蜂巢财经获得的一份名为“CoinSuperWeekly report”的统计数据显示,平台上线后三个月的交易量被夸大了上百倍。

周瑜认为,这些带着大量水分的数字让张振新误判了交易所的盈利能力,持续投了几千万元进去,包括去年7月发行的平台币CEN。

一年之后,CEN从初始交易的0.14美元左右跌至如今的0.0024美元,价格缩水98%。而从Coinsuper近期公开的CEN销毁数据上核算,其交易额也与披露在第三方数据平台上的数值有所出入。

针对相关信息,蜂巢财经试图通过微信联系张军核实,对方并未通过好友请求,只是回复三个字,“不方便”,随后将微信设置为不可添加。

张振新离世后,“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Coinsuper将何去何从?

发展1年 日交易量缩水99%

9月20日,张军曾出现在杭州的一场Coinsuper用户见面会上。

Coinsuper官方推特发布了一场张军现身的活动

在这一天前,张振新过世。10月5日,人们才从先锋集团的讣告中得知了这一消息,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终年48周岁。

张振新过世,外界重新注意到他历经16年建立起来“金融帝国”先锋集团。中国币圈也才知道,这位在金融科技、基金、航空、租车等多个领域布局的传统金融行业大佬,曾经豪掷巨资在他看好的区块链领域,包括矿机、矿场、交易所和Tokenfund。

但这些他曾认为的“突破口”最后在加密货币的熊市中成了反噬他的“浪潮”。腾讯《潜望》援引先锋集团内部人士的说法称,他在其中亏了几十个亿。

这些项目中,张振新颇为重视的、位于香港的数字资产交易所Coinsuper进入币圈人视野。《潜望》报道,张振新为Coinsuper请来了曾任瑞银中国区CEO的陈庆作为负责人,传闻给了1000多万的年薪。

加入Coinsuper团队之前,陈庆并无区块链行业经验。

在Coinsuper前员工周瑜的描述中,CTO张军也在交易所的运营中扮演着重要角色,“3月加入进来,担任CTO。”公开报道中,加入Coinsuper之前,张军曾在国美金融和搜狐任职。

过往的宣传材料中,中文名为“币成”的Coinsuper成立于2017年10月,2018年2月正式上线。数字货币数据网站非小号显示,Coinsuper目前已上线50多个币种、超过80个交易对,上线币种以比特币、以太坊等市值排名靠前的主流币为主。

在CoinmarketCap上,这家交易所排名第23位,10月28日,其24小时交易量为100多万美元;2018年5月底,该交易所曾对外宣称,其上线3个月内就跻身全球排名前15位,交易量平均超1亿美元。

对比过去的数据,Coinsuper的交易量下滑了不少。

张振新过世后,Coinsuper现在的负责人张军在表达“愿逝者安息”的告慰时称,交易所运营如常,且从去年7月起就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正如张军所说,Coinsuper“运营如常”。

官网正常更新着相关公告,官方Twitter在最近一个月里发布了7次消息;某个300多人的微信群里,没什么人说话,有人称,群里很多都不是币成用户,“怀疑是别的群转成币成的群”;1万多人的中文官方电报群里,偶有用户出声,多数时候,由管理员照例发布着有关交易业务的公告。相较而言,英文电报群里倒是有多语种的用户或交流,或咨询客服。

10月26日,有人突然在中文电报群里询问管理层的情况,“Karen辞职了没?怎么最近Twitter也不更新了。”12分钟后,管理员出现,回复称有更新,任何活动可见公告。

用户询问的Karen正是陈庆,张振新离世后,陈庆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的记录,张军则成Coinsuper的发声人。

事实上,在这之前,陈庆也鲜少以Coinsuper的职务出现在大众视野。2018年5月后,她更多时候的身份是区块链公司Higgs Block的CEO。从事区块链行业之前,她的履历中没有相关经验,但在银行和金融业的经历显赫。

公开信息可见,Higgs Block是先锋集团在新加坡注册一个控股公司,全称HIGGS BLOCK TECHNOLOGY PTE. LTD,是先锋集团在区块链领域的重要布局,业务范畴涉及公链、钱包、资本以及数字资产交易所。

在Coinsuper去年6月底发起组织的“币成会”里,Higgs Block也是初始的10家战略投资者之一。对外介绍中,币成会是Coinsuper投资顾问联合会,成立目的是“为全球数字货币投资者提供真正优质的区块链项目”。

早期,Higgs Block的CEO是邓柯,陈庆加入后,邓柯鲜少以这家公司的身份出现。接近邓柯的人士徐庶告诉蜂巢财经,邓的团队曾经负责过Coinsuper的技术,在张军、陈庆入主后,邓逐渐退出,这与他和另外两人在交易所的运营做法相左有关。

邓柯的团队曾负责Coinsuper技术一事也获得了该交易所前员工周瑜的证实,他透露,在张振新离世前,Coinsuper的管理层理念出现了一些分歧,运营状况也并不如外界看到的光鲜,“去年年底大批裁员,当时一百多人的团队裁了一半。”

 

 
 

强阵容背书平台币 年内跌幅86.23%

从先锋集团对Higgs block的成立动作上看,张振新看好区块链行业。《潜望》报道,他曾对身边的人说,“这或许是近年来仅有的一次抓住潮流的机会,不能掉队。” 他离世后,张军“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表态将Coinsuper与先锋系撇开了关系。

周瑜“为张董觉得不值”,“他其实在Coinsuper上投入了很多资金,包括在平台币CEN上。”

2018年7月,Coinsuper发行的平台币CEN正式上线交易。这个时间点,也正是张军所说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起点。

发行量为10亿的CEN,从未对披露过募资金额。但在之前的平台币宣传资料中,CEN价值主要以交易所Coinsuper背书,币圈知名的Pantera Capital、八维资本等都是它的A轮资方,虽然张振新和先锋系的相关企业没有出现在资方名单中,但蒙牛创始人牛根生十分少见地被列入Coinsuper的A轮融资名单里。

腾讯《潜望》此前报道,与张振新相识多年的牛根生,对老朋友的项目“比较放心,也愿意为其站台”。这位传统企业家的名字在Coinsuper发行CEN时的宣传资料中多次被提及。张振新离世后,牛根生也从名单上消失。

周瑜称,先锋集团和张振新对Coinsuper的投入巨大,仅通过理财师募资的资金超过1亿元,“投入的研发费用高达几千万,还有拨给他们做市场促销和Secondary Market (二级市场,编者注)就不低于300个BTC。”

 

先锋集团的员工徐庶回忆,发行平台币募资时,陈庆和张军去找过张振新,想用先锋的国内财富团队融资,集团其他高管提醒过,数字货币业务在中国还属于灰色业务,不要和先锋的国内持牌业务混在一起,但最终CEN的募资还是使用了先锋在国内的财富管理团队,也在先锋集团内部动用了大量资金参与募资。

徐庶推测,也许是因为做事方法上的不认同,时任Higgs Block CEO的邓柯并没有参与CEN募资活动,并在募资后迅速淡出了CoinSuper的管理工作。他于今年年初辞去了HiggsBlock的职务,参与了另一个区块链初创团队。

让张振新投入不菲的Coinsuper和CEN,在平台币开启交易后出现跌跌不休的状况。

综合非小号、MyToken及CMC等多个平台的数据显示,CEN在7月已开始交易,初始交易价格不低于0.14美元,截至10月28日,CEN暂报0.0024美元,跌幅为98%;MyToken显示,CEN年内跌幅86.23%。

在时间轴上,CEN的大跌并非在张振新的离世之后。它的发行时间也正是去年加密货币行业的熊市深水区。在CEN上线交易的半个月后,下跌已经是势不可挡的常态。

值得注意的是,在Coinsuper上,CEN的交易K线是从今年5月开始显示。而Mytoken上收录了它从去年7月起发行和交易的行情走势,下跌成为CEN的主旋律。

 

 
 

前员工爆料Coinsuper“数据造假”

Coinsuper的交易量也是日渐萧条。在可查的多方数据平台上,100万美元是今年下半年的平均数据,与它在去年5月大鸣大放过的1亿美元相差甚远。

令人疑惑的是,传统金融行业出身的张振新为何没有注意到这些数据的下滑。

腾讯《潜望》的报道中,一位熟悉张振新的人描述,过去这么些年,张振新习惯将业务和权力下放至信任的人,自己只管战略。

据报道,2016年至2017年间,张振新大举进军比特币和区块链时,将先锋集团旗下大多数买卖矿机的生意都交于一名年轻男子,此人当时是负责比特币业务的核心人物,曾在比特币大涨时带着团队到全世界看矿机项目,不停买入。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上述负责人在和吉尔吉斯坦高层最后谈完电价成后,计划以翻倍的价格汇报至集团,以私吞其中的差价。不过,因为各种因素,最后吉尔吉斯坦项目并未完成。

《潜望》报道,在先锋香港的内部,有一句被流传甚广的话,“To B,To C To 张老板”,即先锋集团的比特币项目不管是卖矿机给个人,还是找机构投资人,最后所有人都能够从张老板身上赚钱。

周瑜从这篇报道中看到了Coinsuper的缩影,“张董看到的一些数据,也是被夸大的。”他认为,这些注了水的数据可能让张振新误判了交易所的盈利能力。

蜂巢财经获得了一份名为“CoinSuper Weekly report”(Coinsuper周报)的材料,该材料内文为繁体字,统计了平台在去年1月初至4月初近3个月的周数据,包括用户数据、真实交易量及交易手续费收入等。

被统计平台去年2月至4月的注册总人数为19.98万左右,3月29日至4月3日一周的真实交易量约为33.16万美元,未及1月初当周的37.58万美元。

1月至4月近3个月的交易量统计中,单周交易量最高约为259.95万美元,最低约为27.58万美元。统计的近3个月、共13周的周均交易量约为79.64万美元。如果按此计算,被统计平台的日均交易量约为11.37万美元左右。

而在Coinsuper 5月对外露出的数据里,上述数据被夸大了上百倍,“上线三个月日交易量平均逾1亿美元。”

 

周瑜说,这个对外披露的数字也是Coinsuper报给集团的数据。他觉得,这些数据让张振兴认为交易所赚了钱。

Coinsuper的数据问题在平台币上也露出端倪。

10月14日,Coinsuper公布,9月份CEN的销毁数量为5831151枚。按照其两个月前的公告显示,用于抵扣手续费的平台币是全部销毁的数量。

该交易所的手续费最高为0.2%,使用CEN抵扣手续费打5折,按照CEN在 9月份的最高币价0.038元计算,Coinsuper 9月使用CEN抵扣手续费的交易额约2.2亿元。

但在非小号上,仅10月14日当天,Coinsuper的交易额就显示为7亿元。

 

 
 

先锋系资金紧张 Coinsuper难还血

如果第三方数据,该交易所的日交易额平均维持在1亿美元左右,最低手续费为0.1%,按照这一数据计算,日均手续费收入至少10多万元美元,一个月至少300万美元。

但周瑜称,今年4月,先锋集团的资金出现问题,当集团找Coinsuper计划抽出一部分盈利时,Coinsuper拿不出钱,“说交易所被盗了,损失金额几千万元人民币,盈利也没有了,这事儿当时没有对外披露,但公司内部人尽皆知。”

网上从未出现过Coinsuper被盗的消息。周瑜称,当时先锋集团曾派了一位副总裁来核查,没有发现所谓的黑客和资金被盗,“后来因为先锋出事,事情不了了之。”

从此前蜂巢财经获得的那份统计数据看,平台运行去年至4月3日,其美元的交易手续费累计为1.169万美元,用户提现贡献的手续费为9379.6美元,不足1万。而其他主流币的交易手续费上,BTC不足1个,也就是不到6900美元;ETH仅2.23个,折合当时价格仅为834美元左右。

这样的收入情况,与加密货币的市场走势反倒较为相符。加之去年一年的熊市,头部平台尚且支撑,Coinsuper从15名排名向下出溜,交易量等数据也有所下滑。

针对相关信息,蜂巢财经试图通过微信联系张军进行核实,对方并未通过好友请求,只是回复三个字,“不方便”,随后将微信设置为不可添加。

倒是Coinsuper在10月26日面向用户发了一纸公告,称有人对Coinsuper“恶意诽谤”,至于到底因何事而起,并未提及,但在“严正声明”里强调了“各方面运转正常”。

而张振新以Higgs Block涉水区块链行业的这家公司,也已经处于停运状态。

徐庶说,据他了解,该公司已经停止了运营,“人走了,包括陈庆也离开了,公司快要注销了。”

10月26日,当区块链技术被定调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时,传统金融大佬张振新在区块链领域画的圈,终究以他的提前陨落而未能圆满。

(文中周瑜、徐庶均为化名)

 


本文地址: http://www.ok35.com/news/zhuanlan/2019/15324.html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西瓜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西瓜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西瓜财经(ok35.com)
提醒: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谨防以“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

热度

赞助商